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广告 1000x90
您的当前位置:铁算盘精准四肖 > 岩岛 > 正文

静静的守望--记千里岩岛上的人们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时间:2019-05-25

  前年记者采访的朝连岛守塔人陈希进,他曾绘声绘色地描述了千里岩的面貌,千里岩的条件比朝连岛艰苦得多,那里的路更加陡峭,所有的物品需要肩扛手提步行上岛,朝连岛上尚且可跑动拖拉机辅助人力来克服艰难的自然环境。“有机会你可以去看看”,这个守塔的中年人说。

  这次上岛,记者从他的一个老同事那里得知,他又换岗了,去了即墨女岛,同样是做守塔人。

  他们,好像此生与灯塔,与海岛,与艰苦卓绝又苦中作乐的世外桃源的生活结下了不解之缘。

  海岛生活苦不苦?“想象一下就可见一斑,有多苦。如同出海的生活一样苦。”这次记者乘坐的同样是0512轮,有三十年船舶驾驶经验的老船长宋勤利看着远处苍茫又平静的大海淡淡地说。

  这片蔚蓝的黄海,这片时而宁静得像一个乖巧的女儿时而又邪恶地卷起千层浪的黄海,这片有着无穷性格和面貌的自然的精灵,是他谋生的依托,却早已成为灵魂里最深的回响。

  陈纪领,这个1982年就上了千里岩的守塔人这次也随船上岛,走在自己曾经无限熟悉的土地上,感受着无数次感受过的海风吹拂人脸,和多年前相识的国家海洋局北海分局千里岩海洋环境监测站的老友们握手言欢,看着孤岛守望的苍茫大海,都让人感受到艰苦环境里结成的一种特殊的人际关系。

  据介绍,千里岩岛上目前有6个人,3个守塔人,其余三人是国家海洋局北海分局千里岩海洋环境监测站工作人员。还有两条十多岁的大狗,他们用来保护岛上的财产免受渔民破坏。曾经这里聚集着大量的渔船,渔民们会上岛破坏岛上的基础设施,比如窗户。这两条狗见到生人就会汪汪直叫唤,叫得很狂野,一位科研人员开玩笑说,看看这岛上的环境了吧,连狗都急得直叫唤。

  蔡健,这个身材高大的中年人,1997年之后,每年上一次岛,直到2004年,对这片神奇的土地,谁说他又不饱含着深情而来呢!这次,他带走了数棵野百合。回家以后栽植看着它们怒放,“好像把千里岩带到了家中一样。”他说。

  其实,岛上的生活也未必如外界想象的那般不可忍受。经过6个小时的海上奔波,船终于抵达目的地。

  这是两片怪石嶙峋的孤岛,远远地看,还能看到几片废弃的小房子。但待记者和大伙气喘吁吁地步行十多分钟登上岛,岛上的郁郁葱葱和鸟语花香很快让记者适应过来,并且喜欢上了这里。这个季节,和陆上一样,岛上也早已是万物萌发生机,碧海蓝天的感觉格外明显,景象甚是迷人。

  谈起岛上的植物,正在这里守塔的临沂小伙子王力柱饶有兴致地介绍起来:岛上有野百合花、野芹菜,还有金银花和楸树。那是一种开放出一束束白色小花的树木,记者原以为那是金银花的一种。

  这个长相浑厚、皮肤黝黑、眼睛亮晶晶的小伙子总是露出开怀的笑容,让人有些诧异在这样人迹罕至的孤岛上,他是如何体验着生命的这般开怀。岛上空气好,又有人做伴,现在又有收音机、电视机、电脑等现代通讯工具来调剂生活,这是小伙给出的几个朴素理由。不过小伙子最喜欢的是天气好的时候和岛上的两个守塔的伙伴一起去海边钓鱼。

  “最恶劣的天气是刮大风,比如八九级的大风,雨很少,雪也很少。更多是这样蓝蓝的天空和悠远的海。”小伙说。日子,就这样平淡的一天天过去。

  至于动物,蔡健用一句顺口溜向记者道来,千里岩有“三宝”,苍蝇、蚊子和小妖,到了夏天,围着人转,可难缠了。这些小动物记者也亲眼得到了证实,在简陋的厨房里,记者看到好几只苍蝇趴在橱柜里的大馒头上乱转。

  蔡健还亲眼见过成群的鲨鱼。在岛上短暂的停歇中,记者还亲眼所见两只白鹭翩翩起舞,不知道是不是一对夫妇,在这样的孤岛上双宿双飞,可谓羡煞多少红尘中人。

  “这是近年来我们投入建设的一处蔬菜大棚。一年四季都有菜吃。”青岛航标站站长高波很自豪地带领记者参观了岛上的另一处有生机的场所,一畦十多个平方米的小菜园,记者看了看,里面种植有芹菜、丝瓜、小白菜等常见品种。这让人忆起朝连岛上守塔人张战吉的油菜花地,和他站在菜地迎风而望的淡淡的微笑表情。

  那是一种静静的守望吧,让人想起这样一首小诗,“今天早上我遇见了一朵小花,并且和他对了一会话,她比我美好。”

  条件的改善从一个小小的细节就可以看出来。“如果是从前,白天是没有电的,你的手机也不可能这么快充上电。”守塔人史先生告诉记者,从前是柴油机发电,现在都是太阳能发电,屋子里的电视机、电脑等电器都是太阳能发电使其运转。

  再来说一说岛上的灯塔。这是一处红白相间外身的灯塔,相比于朝连岛上数百年历史的灯塔,这处灯塔显得要平淡许多。不过在守塔人史先生带领下,通过两处梯子爬到塔顶,豁然开朗的感觉并没有什么不同。史先生今年40岁,和年轻一点的王力柱一样,这样的天气,他穿着一件黑色T恤和一件单薄的裤装,脚上是一双最普通样式的球鞋。

  同样的收入,同样可以在岛下找到一份工作,为什么会毅然决然地选择了这样一种特殊的生活方式?“也没有什么,除了枯燥一点,倒没有什么太多的不适感。三个月一换班,人倒也可以承受这种精神上的相对隔绝。”他说,表情很平静,和此刻的海岛一样平静。

  这次上岛,主要是补给岛上的生活用水和食物,由于海上风浪日渐增大,抛锚很是费了一番功夫。然后,陆上运来的淡水通过长长的管道一直通到岛上的小水库里。这个过程花费了近两个小时,在办公室里,记者还品尝到了一小杯崂山茶,茶是最普通的崂山茶,倒是水,是在水库里储存了一个多月的淡水。在这样几乎与世隔绝的孤岛,这样的水,一滴也显得分外珍贵。

  这次,国家海洋局北海分局千里岩海洋环境监测站的补给船也上了岛。相比于守塔人的住处,监测站的条件看起来好很多。

  今年快60岁的隋先生是监测站工作人员,这样的天气,即使是坐在院子里,老人的额头也不禁大汗淋漓。“我什么都知道。”他的语气里透出一丝自信。“它是我国基本发报台站之一,需要每年365天、每天24小时,定时测量海水温度、盐度、海浪以及当地气温、湿度、气压、风速和风力等。”另一位科研人员姜站长是乳山人,隋先生是海阳人,两个人说话都透露出浓浓的乡音,在这样的孤岛上,两个人的音腔倒是给乏味的岛上生活带来了一丝乐趣。

  船上的人们,除了到岛上换班的航标站工作人员,还有一些到岛上干活的人。他们中的多数是农民工,在中韩劳务市场上找到了这份工作,每天150元的工资,需要在岛上待一段时间。在船上,因为多是第一次这样远距离地出海,很多人很兴奋,不停地让记者帮他们拍照。即使是到了孤岛上,他们依然多数很兴奋,好像这是一次让人向往了多时的长途旅游。途中,他们或者躺在甲板上悠然地晒着太阳,或者静静地看着大海,一切都很新鲜,都很醉人。

  在回程的梦乡中,记者梦见了海边那些屹立万丈的陡峭岩石,还有“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的盛景,那些岩石的表面,亮晶晶的,记者尝了尝,是咸的。那是盐。

本文链接:http://gboza.net/yandao/637.html

相关推荐:

网友评论:

栏目分类

现金彩票 联系QQ:24498872301 邮箱:24498872301@qq.com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