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广告 1000x90
您的当前位置:铁算盘精准四肖 > 岩岛 > 正文

动容!一个人坚守海岛灯塔40年来看看他这些年的工作和生活…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时间:2019-05-21

  “坚守朝连岛和千里岩岛灯塔,已经40年。一片海,两个岛,一份工作,两块菜地,这是我平凡的人生。”

  这是60岁的灯塔长周成祥在他的工作日记里写下的线日,周成祥即将退休,为他驻守孤岛的生涯画上句号。(上图为周成祥在岛上最后一次升起国旗)

  40年里,周成祥辗转于朝连岛和千里岩两座岛屿间,看守灯塔、为来往船只保驾护航,很少回家与亲友团聚。从当年的稚气未脱到如今的白发苍苍,浪花淘尽了周成祥的青春时光,却没带走他心中的朝气。他是默默付出的勇敢斗士,也是与寂寞为友的孤胆英雄。

  昨日上午,经过三个小时的航程,记者来到了朝连岛,见到了正在给补给船卸货的周成祥。他头戴一顶草帽,笑容朴实而阳光,让人很难想象他已经过了四十年驻守孤岛的日子。18天后将要退休的他,要在这一天离开海岛。

  周成祥的住处位于岛上高处的灯塔旁。在回住处的路上,周成祥不断向记者介绍路边的景物,“脚下走的路,就是我当年参与修建的。”周成祥骄傲地说。来到周成祥的住处,屋内的装修十分简单。一张床、一张桌子、一个衣橱和一面镜子,便是周成祥房间里所有的配置。从周成祥的房间穿过走廊,连爬三层旋转楼梯就到了他最引以为豪的灯塔。“这40年里,变化最大的就是这个灯塔。”周成祥说,之前岛上用的是柴油发电机发电,每次补给船把柴油送到岸边,岛上的人需要把一个个大油桶背上灯塔,一趟就要爬四五百级台阶。而且柴油发电机容易出故障,我经常要做维修。现在岛上利用太阳能发电,再将电输送到灯塔上照明,既节能又省力。 ”周成祥说。

  除了负责朝连岛的灯塔,千里岩岛也是周成祥“常回的家”。“1976年我来到朝连岛。1993年,因为千里岩岛的柴油发电机组需要维修,我就被调了过去。”周成祥说,从那以后的20年,他就一直在两岛之间来回跑,一年365天有将近320天呆在岛上。没想到这一晃40年就过去了。

  回想起40年前第一次登岛,周成祥至今记忆犹新。 1976年12月26日作为一名入伍的人民解放军海军战士,19岁的周成祥从老家杭州萧山坐了2天2夜火车来到青岛。本以为是来青岛当兵,却没想到自己被分配到一座孤岛。经过3个月的新兵训练,周成祥被分配到四连即航保勤务连炊事班工作,两年后被调动到油机分队工作。 “我们分队有灯塔、雾号和发电柴油机组。 ”他说,一年多的学习和操作后,他基本掌握了灯塔、雾号空压机组和发电机组设备的维护保养方法。周成祥说,朝连岛的地理位置十分重要,青岛港的船只,都要经过朝连岛。岛上的灯塔,是国家主权的象征。

  1982年1月,部队大裁军,朝连岛灯塔由部队成建制划转地方管理。周成祥脱下军装,带着6年的军龄转业到交通部天津航道局青岛航标区工作。“我依然在朝连岛上管理灯塔,和我一起从部队转业到地方的有7人。后来他们都陆续离开朝连岛,到航标处其它岗位工作,只有我一直留在这里。 ”周成祥说。

  “在远离大陆的海岛上,我要做到的就是保证设备运行正常、灯塔发光正常。 ”周成祥说,如果设备发生故障,又出现刮台风等天气原因航标处不能及时来船派人修理,就只有靠他来处理。周成祥回忆,1995年千里岩岛有3台柴油发电机组进行了更换。但使用一段时间后,3台机器几乎天天发生故障,又恰巧遇上大台风,没办法他只能在机器上一处处地试,看问题到底出在哪里。足足找了近一个月,周成祥发现柴油机和发电机组轴线不一致造成了问题,柴油机震动很大,造成配电箱损坏。修理好后,周成祥把配电箱固定在墙上,本以为问题解决了,没想到连接片磨损、固定螺丝震断等新问题又接踵而至。周成祥只好把机器全部拆开再次一点一点寻找问题,最终功夫不负有心人,发电机组终于恢复了正常。

  在周成祥守岛的40年间,灯塔从未发生重大事故,只要他夜里值班就必定将灯塔里里外外检查一遍,晚上值班也绝对不能睡觉,必须保证灯塔一直亮着。“只要我在,灯塔就得一直亮着。 ”周成祥说。

  走在朝连岛的小路上,周成祥随手摘下路边一束“绿草”拿在手里,嘴里念叨着:“这是种野菜,蘸点甜面酱可好吃了。 ”早年海岛上生活条件艰苦,缺乏蔬菜、水果的补给,辨识岛上野菜对于他来说是一种重要的生存技能。除了吃的差,岛上天气恶劣潮湿,常有大雾。不仅地上直冒水,床上被褥都能挤出水。

  比起物质条件的匮乏,更让周成祥感到难熬的是如影随形的孤独。周成祥说,以前海岛上水电不通,收音机、电视机、手机统统没有,漫漫长夜里只有孤独的煤油灯和窗外塔顶的灯光陪伴。以前,守塔的有四个人,两个人一班共同守灯塔,连斗地主都打不起来,但至少能有个人一起说说话。而去年,其中的两个人退休了,目前就剩下两个人,一个人一班,每个人在岛上值班两个月换一次班,到期后一人上岛顶替另外一人。因为难以忍受岛上的孤独与寂寞,有的人选择了离开。别人眼中无法忍受的生活,周成祥却献上了自己的大半生。

  “我在岛上每天想得最多的,就是我的家人。 ”周成祥说,初来朝连岛时自己才19岁,想家的日子特别不好受。谈到家人,他心里最愧疚的就是对父母。当年因为天气原因不能出海,母亲去世一个月后,他才赶回家里。说起这些,周成祥不禁黯然神伤。

  1990年11月,周成祥的父亲生病住院,本想赶回去看望父亲,却因为大风天气不能出海。终于有一天,风小了一些,岛上来了补给船。但由于浪大,船无法靠岸停泊,只能停在离岸100多米的地方。 “当时我只好通过绑在码头桩子上的缆绳爬到船上。我在腰上系了根细绳,手脚并用地顺着缆绳下爬,差点掉下去。第二天我回了家,可没陪父亲几天就又回到了岛上。

  谈起妻女,周成祥觉得自己亏欠她们太多。“我们一家人在岛上一起住过两三年,孩子六岁的时候要上学,就跟妈妈回了老家。”周成祥说。四十年间的除夕夜,周成祥在岛上度过的比在家里多。而孩子过生日的时候,自己也都不在家。

  作别生活了40年的海岛,周成祥对退休后的生活也有新的规划。 “祖国那么大,我却一直都待在这两个0.26平方公里的小岛上,我想去旅游,出去走走看看。 ”周成祥笑着说,他打算带上老婆,一起去看看祖国的大好河山。

本文链接:http://gboza.net/yandao/577.html

相关推荐:

网友评论:

栏目分类

现金彩票 联系QQ:24498872301 邮箱:24498872301@qq.com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