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广告 1000x90
您的当前位置:铁算盘精准四肖 > 内珀维尔 > 正文

513修文中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时间:2019-06-25

  初秋的早晨,清新的空气令人心旷神怡,加了一夜班的严思澜在办公室里头的休息室内,单手解了半成新的白大褂扣子。

  白大褂一离身,里头是贴身的、薄薄的、军绿色的背心与安全裤,这是用老公贺国庆的军用背心修改的,她不耐烦穿束缚人的胸衣,直接将军用背心修改成运动内衣。

  如此一穿,显得她是那样的饱满和坚挺,细细的腰,圆滑上翘的屁股,她踮着脚尖,仰着精致的小脸,伸长手指去够放在柜子上头的包裹,那两团高耸因为这个动作,一上一下的晃动着,如同长在高处的两颗水蜜桃。

  “早。严医生。”一名三十出头,穿着一身军装,一头及肩短发,此时手臂上搭着白大褂的女医生推门进来。

  “早。陈医生。昨晚来了个孕妇,还没有生……”严思澜刚刚扣好白衬衫的扣子,同科室的同事就推门进来,现在时间还早,没到看诊时间,她细细的讲了讲今晚值班的情况,虽然这些病历上都有记着,但她还是细心的叮嘱一番。

  陈医生是上早班的医生,虽说同是女人,可见了她白生生的长腿也有些心猿意马,美是不分性别的。

  陈医生见她套上军绿色的背带裙,打趣道:“严医生,你的手真巧。”用用旧的军装裙,改成的背带裙,也别有味道。

  严格说起来,她是不必这样叫一个刚刚分配过来没两年的小年轻,可谁让她是严副院长的亲闺女呢。

  可,反过来讲,严医生懂中医又懂西医,什么病人到了她手中,都游刃有余,与她搭配,十分轻松。

  “哪有啊,不过是我爱人穿旧的军装裤,扔了可惜,放着无用,可也不好让我爱人一直穿旧的。”严思澜忙道,手上不停,将自己的被铺一收,放到了柜子上头。她有点小洁癖,不想与人分享自己的被铺。

  “里头不是新的吗?”陈医生可喜欢她里头那套,特别是她皮子白,盘儿正,条儿顺,每一回,她都忍不住多瞧几眼。

  “……咱们自己知道,女人那方面容易得病,得小心再小心。”严思澜认真道,接着挎上军挎包,提着饭缸,挥手告别:“陈医生,明天见。”

  下了楼,严思澜取了自行车,就往家里骑,回去先喝几口粥,进灵气空间泡几分钟,出来先睡一觉,明天还得上早班呢。

  阳光下,贺国庆正与战友们抢着一个破蓝球,他穿着半旧的贴身的军绿色的背心,同色的长裤,以及军鞋,他穿着和别的战友一样的衣服,却绝不会泯然众人。

  许是身高,许是肤色,许是气质,与气势都格外出众吧,在人群中,第一眼,便是他。

  “那谁啊?长得真精神。”今年新招的一个俏丽的女兵偷偷的瞧了瞧操场上打球的男兵们,含糊不清地道了一句。

  “走吧,走吧。不是要去买点东西吗?”已经走到前头的一个胖乎乎的女兵,转身见状,不耐烦的喊了声。

  没有走出几步,对面骑来了一辆半成新的女式自行车,骑车的是年轻漂亮的大姑娘,她应该是领导家属……吧。

  她穿着荷叶领的白衬衫,褪过色的军绿色背带裙,梳着两条半长不短的辫子,皮肤白白净净。

  “贺国庆同志,贺国庆同志……”三个女兵觉得这姑娘说不出的好看,步子向前,可头却不由自主的随着那姑娘回头。

  “来了,来了。”贺国庆一听到妻子的叫唤,放下了刚刚到手的球,三两步走出球场,将放在一边的水壶捡起,喝了几口,又捡起自己的外套,就向严思澜走近。

  见状,严思澜默契地下了车,贺国庆握住了车头,上了车,等严思澜坐上后座,便一个用力,自行车便是几米之外。

  “昨晚夜班,睡没睡够?”严思澜毕业后,随军到了军区医院,被分到了妇产科,一周有三四个夜班,如果没有孕妇入住,就可以在办公室的单人床睡一觉,半夜送来了病人,有前台护士叫醒她,这个年头,没有多少孕妇生孩子会送到医院。

  贺家在一楼,房子是直通通的,不到五十平方的一居室,中间隔了一堵墙,开了一道门,一间当客厅,一间当卧室。

  这一排排一楼的房子都开了前门与后门,也是贺国庆运气好,刚好有个干事转业回乡,这房子空了出来,他便要了过来,分在二楼三楼的战友们都羡慕着呢,不说别的,养鸡与种菜就十分方便。

  前门通了自来水,搭了个水泥的池子,平常洗洗刷刷都在这里,后门围了个不大不小的院子,目前种了些秋菜,养了两只下蛋的母鸡,以及在最角落搭了个茅房。

  这个男人啊,就爱这一口,就一个晚上空着,非要补回来,也是知道他这个脾气,才会在大白天将他叫回来,这样才不会影响到明天的工作,如今妇产科只有她与陈医生,不忙,可也不轻松。

  24小时,早班8点到18点,晚班18到次日8点。说是医生,可身边没有配护士。

  正是如此,她才没有急着要孩子,听说明年会分个医生给妇产科,给她与陈医生解解压。

  “行,你等着。”贺国庆低头嗅了嗅军用背心,穿过卧室,去了菜地,那边有被太阳晒过的水,他脱了只剩下一条四角裤,就开始冲水,顺便也将脏衣服一起洗了洗,阿澜是不会帮他洗的,她说才不惯这毛病。

  贺国庆回屋关门,一把将正在换衣服的严思澜抱起,不顾她抗议,便朝自己特制的大床方向走近。

  其实是两张一模一样的一米乘两米的单人床,这样方便搬运,是附近一位老乡给做出来的,当时他是想要做大床来着,可老乡说没有合适的木材,后来老乡给他出了这个主意。

  搬过来,他用绳子用床脚一并一合,在上头大闹天宫也不会分开。这木床做得好,可比后勤部给他的便利铁床好多了,两张铁床就放在客厅当沙发用着呢。

  贺国庆把她刚刚换好的睡衣带子一解,露出一大片白白嫩嫩的肌肤,没过一会儿,全身上下只剩下粉红色的抹胸,和绿色的平脚裤。

  “阿澜,小儿子让我抱。”军用吉普一停,贺国庆忙道。不到周岁的小儿子快十公斤了,可还不大会走路。

  几年内,严思澜生了三个孩子,老大是闺女,今年六岁,老二是小子,今年四岁,老小也是小子,未满周岁。

  “好。”严思澜见老大与老二乖乖的爬下后座,只剩下胖乎乎,萌萌哒的小儿子,她搓搓胖儿子的脸蛋儿。

  小家伙激动的吧唧亲了一口他妈,奶生奶气的喊一声:“妈妈。”眼睛亮的像有星星般,眉眼像贺国庆。

  严思澜提着一个提兜,装着苹果、香蕉、桔子,贺国庆抱着小儿子,老大牵着老二,到了一处小二楼的洋房,贺老悠闲自在的坐着喝茶。

  “孩子们,到祖爷爷这里来。”贺老今年已是七十出头的老人,可精神矍铄,气色颇佳,头发已经花白,听说那十年期间,辽养院也被围过几回,但除了不大自由,别的供给也没有减多少。

  他们去年能这般顺利的从东北地区回到首都,贺老出了不少力,他说自己没有几年好活了,希望有后辈陪在身边,组织就贺国庆与贺国红两个小辈调了回来。

  严思澜不想在医院上班,便开始考研,她想考了研,再升博,至少得五六年吧,医学嘛,学无止境。

  近十年一般无二的工作,挺烦的,严思澜想回象牙塔放松放松,毕业后,到时她就不上班,跟着贺国庆随军。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

  新书推荐:天才萌妞:爹地吃了请买单上门好女婿林羽天界仙姬:妖帝快来接嫁君知木兮我十三岁进入社会的日子回忆曾经,看向未来宠妻成瘾:冷情总裁别乱来铁姬钢兵文字版夜神界穿越来的魔女重生10有系统天价闪婚:顾少花式宠妻安夏顾景行人间有味是清欢我五行缺你苏可可巅峰往事凌正道极品鉴宝流年似瑾,青春亦然海贼之主神重生后她一心想脱单龙珠世界的道士医品庶女忍界始祖舞弄九天我的老婆是白富美心理天师穆少的隐婚娇妻神仙通鉴都市之道士传奇暗夜殿堂凤凰羽毛麒麟角gl、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本文链接:http://gboza.net/napoweier/804.html

相关推荐:

网友评论:

栏目分类

现金彩票 联系QQ:24498872301 邮箱:24498872301@qq.com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Top